涵子妄

「长期等一位螺蛳粉先生,我抓了蓝精灵等你。」


锤基女孩,漫威世界戏内杂食戏外海森毛包。也吃D5和底特律。
是Sebastian Stan的现任女友(泼妇叉腰)。


不是社会人,当个社会鬼👻8

今日份沙雕

啊晚上补雷神三太难受了,太难受辽!!!我家网络真的是巨差了,两小时十分钟的电影预计九点半能看完,我鬼死看到了十点,点暂停一看,你妈耶居然还有半小时,锤哥还没被姐姐摁在窗台边摩擦,基妹还没“你们的救世主来惹!”,火焰巨人还没出场砸阿斯加德……妈耶,我...:)我今天不看了好吧,我吊死我自己好吧...

嘤嘤嘤我真的嘤嘤嘤  家里两个路由器真的不知道什么鬼用  上百次想砸路由器  我几时才能砸路由器啊我狂嘤

这俩图都是疯狂缓冲蓝色圈圈转转转的时候截的emmm

算了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锤基女孩绝不认输……
不气个👻啊官方糖给罪恶的缓冲蓝圈圈吃掉了!!!真实哭泣!!!

途中唯一快乐的就是邪教了三秒锤哥×浩克,两秒锤哥×班纳,一秒女武神×班纳/浩克,零点五秒高天尊×基妹。

更什么文,气死个人啦,虫铁虫写了三分之一不想码了,表情包使我快乐好吧

我juo得用这个键盘皮肤写刀子怕是能硬生生写成沙雕_(:_」∠)_

更文了就删

记一个盾冬/桃包/毛包梗

一个略沙雕的穿越梗——

Sebastian先生突然失忆并穿越到了冬兵Bucky身上,然后语死早的甜甜塞包在漫威世界发生的种种。

脑了以下几个场景

Seb刚失忆穿过来,刚好被一个企图洗脑冬兵搞事情的人抓走了,一顿俄语洗脑词,Seb碍于礼貌听了他半天叽里呱啦没有反应。

念完洗脑词后,人家说了句,“Soldier?”

塞包不明白什么意思,懵逼的“啊?”了一声。

对方有点懵逼,又说了句,“Soldier?”

塞包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懵逼的“What?”了一句。

对方不可置信的又重复了一遍, “Soldier?”

塞包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回答:“Thank、Thank you?”

好了,对面被气死了。

Seb失忆了,不认识队长也不知道桃总,但就是喜欢盯着队长发呆。

队长有一天终于给盯的不好意思了,问Bucky怎么了。

Seb特别认真的问队长:“你为什么不大笑?嘎哈哈哈哈哈特别狂的那种。”

队长:喵喵喵???

Seb继续特别认真的问:“你为什么不摸我的胸?我隐约记得你以前喜欢这样。”

队长:喵喵喵???

因为Seb说自己失忆了,于是美国好队长准备了一大堆问题来帮助Seb恢复记忆。

队长问了第一个问题。

Seb:“balabalabala……emmm……you know?”

队长问了第二个问题。

Seb:“balabala……you know?”

队长问了第三个问题。

Seb:“bala……you know?”

队长:“No!!!I don'n know!!!”

Seb虽然失忆了,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在复联里混的越来越好,和众人说的话也终于是越来越多。

有一天,队长无意间经过猎鹰的房间,居然发现……

Seb和Sam在一起讲相声,讲的还是蜘蛛侠/Peter的坏话……

---------

对不起   作为Sebastian的现任女友   我给他丢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盾冬】予你


× 蛇盾/黑盾,九头蛇队长设定。

× 如果有脑子有时间的话,以后,可能,会补成长篇什么的。

“Winter Soldier,过来。”

任务完成后,穿着黑色紧身衣邪笑的一脸不羁的金发大个子轻声呼唤着。

他无谓地站在粘稠深红的血泊中央等待着,如愿看到灰白的废墟后窜出一个晦暗的身影。

只可惜那身影还是没有靠他太近,谨慎的拉着一个没必要的安全距离。

——“再过来一点,不听话的家伙。”

九头蛇队长对于冬日战士与自己之间那一点几米的距离感到不满,倾身伸手把顿在血泊外的来者勾了进去。

摘下他的面具,扯掉他的墨镜,是时候该好好品尝这甜美的宠物了。

可惜Steve还是没有料到这脑子迟钝的冬日战士抬手便用还在冒烟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即将吻下去的嘴。

“Cap,任务前指令,任务完成后即刻返回。”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冷冰冰的复述着。

Steve不悦地眯起眼,似是满不在乎嗤笑了一声。

没有谁能真正操控他,也没有谁能越过他夺走他的Bucky。愚蠢的杀人机器认不清这个事实,屡教不改。

“你知道你现在该听谁的命令,Bucky小可爱。现在开始是我们的游戏,我说结束前,喊我Steve。然后现在,给我舔。”

语调轻快吐出罪恶的语句,愉快地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服从指令。

没有感情的瞳孔,机械般的快速吞弄。

没关系——没有感情的机器才能完全控制,只会服从指令的宠物才能永远忠心。

身下的快感在蔓延。

Steve止不住地勾起嘴角,看着血色的污秽渗入他的小Bucky的灵魂。

他牵着锁在他昔日天使颈上的项圈,亲自带领它走向地狱。

End.

不是很快乐,咱掉粉了。

学什么学,我又滚回来了

不看同人是不可能的,学习学到疯魔都不会不看同人慰藉心灵的

预计最近尽量憋一点字,1016生日大概更一发,然后就,随它吧

之后就不要怎么指望更新了,我再怎么差再怎么不想承认也是个高二狗了,再不学就要挂掉了

抱歉告辞

【锤基·R18】练车进行时

第二次开车,原谅我差的要死的车技。

点我看Odinson家大少爷包下大型练车场与俊俏黑发男在豪车里面都干了什么

---------

顺便宣一波第一次开的车

【锤基】至生所爱

---------



1551该说我写到一半想跳车吗。这什么破车感觉还没第一次迷迷的车好嗑。

安心的当清水作者吧。啊。还是说以后上别人的车要认真端详车技然后认真的把别人家的车默读两遍(?)。

难受啊QAQ。

emmm,不出意料的话这个辣鸡破车是开学前最后一波更新了。

目前75fo,没想到我这个渣渣大咸鱼也能有人喜欢,真的真的非常开心。比心心。

会努力的,说不定之后有时间真的会捧着其他太太的文默读学习……我目前的文笔还有剧情处理什么什么的都让自己巨难受。太差了,差的我非常不舒服。

开学之后更新就真的……看命啦。

晚安安,早睡噢,祝好梦。

不码字就摸个鱼吧:)底层手机美工的死命挣扎。

我真喜欢Odinson先生是我的先生。可我就是又双叒叕卡文了。嘤。

【锤基·童话】哑巴先生 - (上)


× 同是少年,无知轻狂。





黑森林的那头,有一座繁华美丽的王国,名叫阿斯加德。

哑巴先生Loki的家就在那里。

他总是对生活的一切都充满希望的,因为他热爱生活。他喜欢清晨玫瑰花瓣上的露水,喜欢午后灿烂的阳光,喜欢布谷鸟的歌声,最喜欢的则是——前不久刚上任的年轻的金发国王。

那真是位漂亮高贵的王族啊,一头金发在珠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一双总是带笑的蓝眼睛像极了黑森林深处特有的夜光珠,比大多数同龄人要高挑的个子还有那磅礴的恰到好处的肌肉,这些都让Loki不自觉的沉沦。

Thor,是这位高贵的王族的名字,据说与传说中的神祇同名。

哑巴先生多想能再靠近他一些。




其实哑巴先生在此之前也只见过Thor一面而已,在三个月前的登基仪式上。

贫民区离皇宫可真远,Loki在得知王子即将登基的消息之后,足足提前了两周赶路前往现场。

他当时只是单纯的想见见这位几乎没有被任何人贬低埋怨过的完美的王族。

于是,在Thor乘坐那辆高大华丽的马车从他身边匆匆而过的时候,Loki居然觉得两个星期的奔波确实是值得的。

多么完美无瑕的王啊,没有人不喜欢他。

哑巴先生穿着脏兮兮的灰衣服,目瞪口呆的仰头以目光追随那金色的光。




想靠近他,想认识他,想进入他的生活。

Loki觉得自己的这些想法没有什么问题,谁不向往美好与光明呢?

他一路想,想了两周,回到自己破败不堪的小棚子也在想,想到魂不守舍。

邻居婆婆一直对哑巴先生很友好。她老了,行动没有那么方便,并没有去看登基仪式,于是过来问哑巴先生,这位年轻的王怎么样。

Loki欢快的用红色的碎石片在地板上写下一大串赞美的句子。

婆婆看完了那些赞美的话语,笑眯眯的对哑巴先生说,“Loki,你可真是喜欢他呀。”

喜欢?

Loki拽紧了自己的衣服下摆,手指上砖红色的灰印在了上边。

他快速的眨眨眼睛,似乎在确定这个词语。

他是挺喜欢这位国王先生的,喜欢他胜过很多很多自己喜欢的其他东西。

比喜欢更厉害的是什么?是爱吗?

他爱Thor,对吧?

哑巴先生兴奋的对着满头银发的婆婆点点头。

婆婆真聪明,这是爱啊!




在附近的其他人看来,这个傻乎乎的哑巴最近已经有些疯疯癫癫的了。

先是跑了大老远去皇宫看什么与贫民区人民完全无关的登基仪式,现在又傻笑着干着粗活要做好下个月去见那位年轻国王的准备。

他是谁?是公主还是漂亮的姑娘?是官员还是有权的富豪?居然妄想着跟国王见面?

贫民区的大多数人冷眼看着。

噢,可怜的哑巴啊,穿着最脏的衣服收集白布,要用纯洁的它写字给王看。

噢,低贱的哑巴啊,给肥胖恶劣的人打着下手赚路费,要用汗水换取高贵的王的惊鸿一瞥。

噢,无知的哑巴啊,将自己破败不堪甚至遮不了雨的小棚子以三块白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流浪汉,此去不回,不留退路。

旁人的风言风语,Loki到底是听到了些的。

没事,这些家伙向来都看不起哑巴先生,甚至有几个恶毒到极致的家伙认为他会死在赶往皇宫的路上。他不在意。

与爱有关的大多数故事,都有着美好的结局。哑巴先生坚信自己也一样。




他没多久就踏上了旅途。

因为近来天气恶劣,这次Loki足足花了三周才赶到皇宫附近。

他算好了日子,在抵达目的地的第二天傍晚钻空子混进了皇宫的夜宴里。

哑巴先生自然不会直接混入夜宴的嘉宾席直接跟Thor问好的,那怕是立马就会给守卫丢出皇宫。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黑衣服,这已经是他最整洁最干净的衣服了,但他也不可能因此就自大到认为自己这身破衣服能混入其他人各种光鲜亮丽的礼服中间。

Loki只是在暗处等着,等晚宴结束,等Thor出来,他将和皇宫外来的客人踏向不同的方向。

然后Thor真的给他等到了。

年轻的王喝多了酒,在看到阴影中候着的Loki险些向后一倒。

“你、你是谁?想干嘛?”喝醉了的少年国王的舌头不是那么利索。

一身黑的哑巴先生急忙摇头摆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扯出一写了字的白布。
“你好,我的王。我想认识你。”

再一块。

“我赶路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你,请你相信我的心意。”
还有一块。

“我是个哑巴,说不了话,但我认为这影响不了我们的交流。”

第四块。

“我认为我喜欢你,我觉得我甚至可以说是爱你。请相信我,我爱你。”

最后,哑巴先生虔诚的单膝下跪,双手举过头顶,奉上一朵新鲜的红玫瑰。

金发的王愣住了。

他困惑的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小个子,还有他整整齐齐摆在一旁的四块白布。

他湛蓝色的眼睛在月光下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阳光。

“哑巴?爱?玫瑰?搞什么啊。”少年或许是喝多了,他使劲摆摆昏沉沉的脑袋,抬脚就想跨过一旁挡路的四块白布,结果步子没掌控好,一脚踩在了最远的那块布上边,滑倒了砸在Loki身上。

Loki急忙抓着Thor想把他扶起来,结果王有力的手臂一把甩开了哑巴先生的手,嘴里还极度不爽的嘟囔了起来——

“你好臭啊。”

哑巴先生还是僵住了。

也是,一直急着赶路,也没有钱住宿洗漱,自己身上又脏又臭,只有这套特地在今天才换上的普通衣服姑且还算干净而已。

哑巴先生垂眼看向Thor,对方明显是醉极了,已然这短短的时间内坐在地上靠着石柱睡过去了。

于是他也只好收拾好那几块在混乱中被踩脏的白布,拾起那支因跌落在地而染灰的红玫瑰,挥手离开。

看来这次准备的还是太不充分了。

下一次,还会有下一次的。




TBC.

困了,明天继续更quq,有人看吗。

【锤基】您拨打的号码正忙,请留言

× 主锤基,副盾冬、虫铁。小短篇一发完。不甜不苦。




Loki来到复仇者大厦没多久,Thor就拜托Tony给他配了部手机。阿斯加德没有中庭这等奇怪的科技,Loki也就抱着好奇的心理接受了这个新鲜玩意儿。

而雷神Thor对于“手机”其实也不懂什么,唯一会的就是打电话而已。

偏偏Loki从来不接电话。

或许是耍性子,或许只是不愿意接受中庭科技。不管什么时间、发生了什么大事,Loki的电话也永远是打不通的。他明显是会使用的,不然Thor也不会在电话忙音时听到平常电话打不通时系统用各种语言重复的机械音,而是Loki自己录制的语音。




“嘟……嘟……嘟……”

Thor知道他等不到Loki的回答,但还是会习惯性屏息等待。

“您拨打的号码正忙,请留言。”

这是Loki录下来设置上去的,懒洋洋的声音。

随后又是“嘟”的一声,提示Thor手机已经进入录音留言状态。

“……Loki。”

Thor呼唤了一声,然后缓缓的,开始揣摩话语。

“我是Thor。希望你听到留言后能回复我。

“最近我们都不错,希望你也还好。

“Steve前天勾到了一只小花猫,胖胖的,一双绿眼睛,看到李子就扑,很可爱。

“Tony最近热衷于做慈善,给年轻的大学生们提供自主创业的机会。

“阿斯加德的人民也很好。中庭的新家园建设的很棒,虽然比不上原先的家园华丽,但很温馨,大家都很开心。

“你最近应该也不错吧?阿斯加德的神祇,可别混太差。

“我很想你。记得给我回电话。或者回来见见我吧。

“拜。”




最近我们过的都不怎么样。

Steve很喜欢那只小花猫,但是又总是把李子收起来不给它吃。他最近太多愁善感了,看见那双绿眼睛盯着李子的样子就想哭,搞的那只小猫总给他的眼泪蹭的湿淋淋的。

Tony这个本来热衷于出头的家伙最近当上了幕后神秘人,只提供资金,宣传以及其他一切事务交给了Pepper。他说他老了,看不得那些过于青春美丽的生命了。

阿斯加德的新址有些偏远,不过我过去还是很方便的。家园建设的十分温馨,只是大家看起来不是那么快乐而已。

你最近应该是过的不错的,你从来都不亏待自己,是吧?

给我回个电话,或者回来见见我吧。




无限战争过后,Thor疯狂的寻找过Loki一段时间。

——他可是阿斯加德的神祇,强大的诡计之神,欺骗过自己多少次。

可Thor偏偏找不到。

然后他想到了Loki的手机。

Tony专门帮他给Loki的手机定了位,指尖点过屏幕,得到的却是混乱的数据,怎样重复都拿不到一个真正的位置讯息。

Thor抱着微弱的希望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不是“已关机”,而是Loki设置的忙音。

“您拨打的号码正忙,请留言。”

懒洋洋的声音,倏然在Thor的心里迸出了光。

Tony说,Loki的手机或许没有被销毁,只是在宇宙深处飘荡。这给予了Thor很大的希望。

Loki给自己的手机设置过一个小法术,不用充电也能用很久。不短不长的一段时间过去了,那边仍旧没有一句“已关机”。

于是今天,Thor也在给Loki打电话留言。

说不定哪一天,Loki就跟之前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高傲的仰起头对他说,“我才不会用中庭蝼蚁设计的低贱科技回话,一流法师就是要用法术作答。”




好吧,Thor想跟亲爱的弟弟说说话,但Thor目前还是只能给他留言。

话筒里永远回复Thor的都是一样的那句话,懒洋洋的。

“您拨打的号码正忙,请留言。”




END.

我到底在写什么呢?……

【贾尼】A级冷战


× 贾尼CP向,锤基幻红盾冬客串,无逻辑甜饼向。

突然就很想写冷战这种梗(x)。


“Sir,您的蔬菜汁。”

“Sir,这是您的明日计划表。”

“Sir,现在很晚了,您应该离开实验室去睡觉了。”

……

Tony最近很烦躁。

他相信他亲手制造的AI机器人清楚的明白自己近段时间完全不会理会他的“友善提醒”,但Jarvis就是固执的执行系统内部自定的程序,在打搅Tony这件事上一点不嫌烦。

Tony不喜欢蔬菜,Jarvis硬要顺走他的浓咖啡端上来一杯绿色的蔬菜汁。

Tony随意惯了不喜欢总被别人干扰自己,可Jarvis硬要跟他的贴身助手似得贴着自己叨叨叨着明日计划。

Tony有时兴致一来会在实验室弄个通宵,而严格的Jarvis晚上九点就会堵在实验室门口礼貌的赶他上床睡觉。

Jarvis向来是Tony最贴身之人。实体化之前他和他的Sir有多默契,现在他和Sir就有多矛盾。

之前还好,Jarvis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从不越界,即使Tony懒得理他他也不会强制自己尊称着的主人做些什么。但最近这些天不一样,比如Jarvis这天晚上在Tony不予回复的时候就直接断了实验室的电。

Fuck。

Tony在一片漆黑中愤恨的放下手中的镊子,终于转身走向门外。他依旧是无视了站在门口的Jarvis,侧身出门,故意朝客厅喊了起来。

“Thor!过来帮个忙吧!帮我给实验室充点电!”

远处立马传来雷神的回应。

比Jarvis矮了不少的精明男人恶意的转身,仰头对着Jarvis的后背冷哼了一声。

今天的情况也一样糟糕。


Jarvis最近也很烦躁。

Tony给他设置的情感模块十分接近人类,这让他过分清楚的感受到那种对他而言有些陌生的烦躁感。

这样接近Sir、干扰Sir、被Sir无视、被Sir暗讽的情况持续了多久了?AI安静的在脑中计算了一下,34天。

一切矛盾的源头简单至极,也就是34天前的傍晚他没收了Sir的一份甜甜圈而已。Jarvis自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志与思考方式,他认为Sir不适宜再摄入过多的糖分,于是他直接没收了那一大份甜甜圈。

Jarvis的机械瞳孔深刻的记录了当时Tony又气又愤的眼神,他好像下一秒就要一蹦而起把这个实体化没一周的家伙拆掉一样。

然后Tony就再没理过他,无论Jarvis做什么都只是暗讽他,绝不跟他说话。Jarvis用清冷的机械音孜孜不倦的说着,Tony冷冰冰的看着。

这大概是人类之间偶尔会出现的“冷战”?Jarvis不明白,他拥有“人类”这个身份也没多久……还总是要依赖数据化的东西。

正在输入被检测人身份“Tony”……心跳检测……瞳孔变化检测……情绪波动检测……

检测结束:A级冷战。


Jarvis当然有想过补救。

他闭眼在网上查出一大串“和别人冷战怎么办”的方法攻略,没几秒就用自己强大的数据处理器毙掉大半。
什么“亲吻解决一切”、“来一发保你无忧”,明明就是处理情侣间冷战的吧。

他和Sir……又似上下级,又似父子,又似搭档。这个关系可不好把握。

他决定去问问大厦内和自己稍微熟一点的幻视。

幻视高高兴兴的接待了自己一直很敬佩的前辈,但对于“冷战”这个问题他比Jarvis迷茫的多。

好吧,他还是个宝宝。幻视带着Jarvis去问了Wanda。

Wanda虽然也没太明白怎么回事,但她还是配合着笑着拍拍幻视的红脑袋,“抱抱他就好了。”

Jarvis想了想,礼貌的道谢,然后转身去找了Steve和Bucky。

Steve同样没明白好友刚成形没多久的高个子怎么突然问起“冷战”这种问题。

他宠溺的指了指一旁沉醉于李子的Bucky,“给他他最喜欢的食物。”

然后是神祇兄弟。

金发壮汉的回答是,“爱他的一切,永远陪着他。”

邪神的回答则是一针见血,“直接上了你家铁罐子吧。”

……这些回答,好像也和网上差不多?


Tony今天故意接了应酬,晚上九点多才回大厦。

他只是想躲一躲自家烦死人的AI,结果一回去并没看见那张冷冰冰的臭脸,反而是大厦内一众复仇者们对着他指指点点。

他本来挺好奇,想问问Jarvis是不是做什么了,但到底没拉下面子。

于是他踏着自己的小皮鞋就回实验室准备大干一场了。

很奇妙,Jarvis没有在实验室里堵着。实验台的正中央反而有一个白瓷盘,上边摆着一个Tony最喜欢的那款甜甜圈。

哇哦。

Jarvis,一定是Jarvis干的。没有别人有他这间小实验室的进出权限了。

只是Jarvis送这一个甜甜圈是想干什么?冷战一个多月后的补救?时间太迟量太少了吧。

Tony嗤笑一声顺手将盘子拨到一旁,抬手开始自己的研究。

他今天终于下了决心了,要开发一个新的AI。

任何这种具有情感的非人因素都具有危险,像Jarvis这样个人情感发达的AI随时都有成为下一个世界大反派。

他需要一个搭档一直陪着自己,无论有没有实体,也算是防止其他搭档叛变的一个因素了。

Tony熬到两点才离开实验室,出门转头走几步,就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扭开门把手,这才发现那个聒噪的家伙居然坐在自己的床上。

Tony站在门口思索着,自己是不是终于还是得开口对这个家伙说话了,结果那双冰凉的手搂着他的肩直接将他按在了床上。

他瞪大了眼睛,直到那条与人类稍有不同的冷冷的舌开始攻击自己的唇舌,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上帝啊,他被自己一手设计的AI给算计了,这算什么事儿啊。

Jarvis还是那幅笑不起来的臭脸。他在放过Tony的嘴唇后淡淡开口,“Sir,综合网络数据以及您的亲友团的建议,我将会在今晚结束我们的冷战关系,将我们之前的矛盾终结。”

——Tony怎么总觉得Jarvis实际上有些生气?拥有大厦内全部权限的傻家伙莫非看了实验室监控直播,看着Tony推开甜甜圈设计新型AI的程序?Tony突然有些庆幸新AI的程序并没有编完,还差一个收尾。

正在往醋坛子发展的Jarvis自然没注意到,他正在主动跳进名为“Sir”的深渊。


又似上下级,又似父子,又似搭档。既然太过复杂,干脆按最简单的情侣关系解决。




正在输入被检测人身份“Tony”……心跳检测……瞳孔变化检测……情绪波动检测……

检测结束:B级热恋。


END.

Odinson先生是我的先生又双叒叕卡文了啊。写个没啥逻辑的贾尼甜饼压压惊。

但突然想吃贾维斯和幻视了(?)。啊,敬佩前辈的红薯小宝宝和关爱后辈的贾维斯大葛格。